聚焦影视热点
揭露行业内幕

《芳华》优秀电影投资分析(8) 美学与文化(二)

(二)青春电影的类型突破

芳华刘峰1

回首青春岁月,展现青春年华,已然成为近年来华语电影的创作热点。对于“80后”“90后”这些身处青春的观影主力军来说,青春影像更容易与他们的情感对接,引起他们的共鸣。导演冯小刚曾说:“芳指芬芳的气味,华指缤纷的色彩。这个名字充满青春和美好的气息,很符合我记忆中光彩的景象。”这部承载着冯小刚青春记忆的电影,带给我们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那么,以《阳光灿烂的日子》《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匆匆那年》等为代表的华语青春电影,它们在书写怎样的青春以及怎样书写青春呢?《芳华》与它们有什么不同?带给我们哪些不同的审美体验?

阳光灿烂的日子

在和平与安宁的时代大背景下,关于青春的影像书写已经远离了深重的苦难与死亡的逼视。像《阳光灿烂的日子》这样表现“文化大革命”年代前青春少年派的影片,有意地把年代的沉重虚化成朦胧的远景,甚至倒置为马小军等人展开青春狂欢和情爱狂想的舞台。《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和《匆匆那年》把表现的重点聚集在大学生活的象牙塔里,而远离世俗尘嚣的校园青春又过多地纠缠于爱与性的得失。情爱的求而不得或是得而复失所造成的错位与伤痛,会进一步弥漫到剧中人后续的社会生活中。一部青春片,似乎就像一部从校园情爱进行时到进入社会情难了的青春荷尔蒙激荡史。不能否认,一场场的青春电影场景里,也有因死亡突降而释放的悲情,比如《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里阮莞遭遇车祸,但是死亡的偶然性带来的仅是故事表层上轻飘的悲痛感,缺乏更深彻的艺术穿透力。该片在朱小北这个角色上,让观众看到青春冲动对自我命运的颠覆性破坏,就像《芳华》中的刘峰,对林丁丁的爱欲冲动让他遭遇放逐。可惜的是,当观众再次见到朱小北时,俨然一副忘记过去的成功者形象,其实,在命运转变之后,她在社会风雨中的摸爬滚打以及心路历程,更能见出青春的苦冽味道和生命起伏的人性曲线。这些可能产生艺术华彩的内容,都在影片的情爱大潮中无处容身。可见,大多数的青春片是将青春之痛降格为情爱之殇,将青春之美简化为爱情之醉,以追爱的小情调置换了青春的大格局,为观众呈送的不过是“小写”的青春。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芳华》拓展了青春的生面,以一种大格调的诗意现实主义手笔,谱写了一种“大写”的青春。这种“大写”的青春并不是缺乏真实人性的大英雄主义赞歌,而是冰与火交融的青春。主人公刘峰从文工团的温室环境跌入惨烈的战场体验了同龄人少有的苦难,在死亡的边缘向死而生。何小萍在对刘峰的追随中,主动去承载相似的青春苦难,诠释了爱的大义,在充满泥泞的青春之路上,完成了生命的浴火涅槃。在这种别样生动的青春状态里,我们看到了从生命血肉里流淌出的爱情憧憬与爱欲冲动;也看到了在青春生命融汇的集体里,充溢着真善美并且超越排他性爱恋的战友情;还看到了爱情幻想破灭后的苦难青春;更感受到从战友情升华为相知恋的患难真情。

匆匆那年

《芳华》以青春片为主导,糅合了战争片、歌舞片等电影类型的特征与元素,在很大程度上改写了当下青春片逐渐固化和窄化的内容,产生了丰富立体的审美质感,实现了青春电影的类型突破。“中国电影的类型化探索往往是多种类型的叠合。…如果就中国电影的发展现实来看,仅仅是某一单一类型的电影很难取得票房上的大成功,而类型叠合有可能成就一种受众广泛的‘合家欢’电影但是类型叠合的种类也不宜过多,也应该有主导类型。各个类型间的张力关系则有待在实践中探索。”《芳华》正是这种实践探索的成功之作。放飞激情的青春故事让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中老年观众再度唤醒过往的青春记忆,也使年轻观众在青春的共性中获得了审美共鸣;战争场面的精彩呈现,为喜爱战争片和枪战片的观众带来更多的审美兴奋点,更把包括老兵在内的特殊观影群体拉回到影院;歌舞内容具有“合家欢”的感染力,有利于激发更从正青春的风华正茂、歌舞齐欢到后青春的悲欢离合愁、烽火芳菲尽,烘托出青春淬火后的沧桑之美。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个属于电影投资爱好者自己的博客! » 《芳华》优秀电影投资分析(8)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聚焦影视热点 揭露行业内幕 解答投资疑问

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