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影视热点
揭露行业内幕

《芳华》优秀电影投资分析(7) 美学与文化(一)

(一)时代变迁中的军旅青春消亡史

《芳华》讲述的是一代人青春怒放与消亡的历史。故事从“文化大革命”结束前夕男女主人公刘峰与何小萍通过接兵而相识讲起,表现了他们在三十年间经历的种种美好、欺侮、冤屈、苦难以及分离聚合,以二人在21世纪初最终走到一起相濡以沫为结局。电影在历史的真实性和宽广度中,见出一代人的青春流逝与命运转折,凸显了时代的沧桑巨变与人的沧桑巨变之间的互文性关系。正如编剧严歌苓所说:“我们的青春成长史和整个民族紧紧融合在一起,而且是平行的、相互映照的,我们无法从时代的大背景里脱离出去。”

芳华毛主席画像

所以说,将时代的转变与人的命运之变紧密结合是该片重要而又鲜明的审美特色。影片第一个镜头通过整个银幕的巨幅毛主席画像先声夺人,将观众的观影体验拉回到三四十年前。然后随着镜头从右至左的摇移,引出电影的两位主人公刘峰与何小萍。与镜头配合的是,萧穗子的画外音告诉观众,20世纪70年代她在西南地区部队文工团服役,并交代了刘峰作为英雄是他们学习的榜样。至此,电影所指涉的年代可谓一目了然。而刘峰叮嘱何小萍政审表关于“革干”的身份,更强调了“文化大革命”年代特殊的政治需要,强化了时代的风气。

芳华越战

为了更好地凸显文工团生活与时代环境之间的关系,导演通过刘峰这个人物的塑造,起到了以点带面、点面结合的艺术效力。在很大程度上,刘峰扮演着时代讯息的传递者、文工团命运的预示者和时代大事件(越战的亲历者的形象。甚至可以说,刘峰是文工团这场青春之会的聚合者,也是它终究散场而代替时代表征的拆解者。当刘峰带领文艺新兵何小萍回到文工团,这是他第一次象征性的归来。虽然从史实上看,军队并没有介入“文化大革命”,但是,这场运动在当时的中国产生的影响是巨大的,是整个社会的典型性症候。导演借助刘峰归来的外界环境,为观众展现出这一时代氛围。接下来不久,导演又通过刘峰和炊事班战友的追猪事件,让刘峰和一场狂热的游行示威活动巧妙结合。当刘峰等人追赶着猪跑进游行队伍我们分明看到了一个带有黑色幽默味道的隐喻蒙太奇。这是疏离于时代病症的刘峰等人,用他们的青春狂放对这场非理性的狂热,进行的一次似乎并不自觉的形式颠覆和意义解构。而这次完全巧合的遭遇事件,其实也为刘峰在“触摸”事件之后被处分下放埋下了深深的伏笔。因为,一个时代的政治环境所衍生的道德禁忌,并不会随着前者的转换而立即消失。道德坚冰具有更长的潜隐性和精神渗透力。所以说刘峰后来的命运,在某种意义上是时代给他留下的悲剧。

刘峰的第二次“归来”是在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他去北京参加完抗洪抢险英模报告会回到文工团,这一次和上次相似,他又给大家捎来了家里的礼物,更带来了令人振奋的时代讯息。包括萧穗子在内的一批战友,他们被错划为“右派”的父母解放了,这预示着中国就要迎来新时期的曙光。

芳华刘峰对峙

在刘峰与何小萍相继离开的前后,大时代的社会环境也正在发生剧变。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标志着我国开始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电影虽然没有直接表现这一历史性的社会巨变,但是通过邓丽君歌曲在文工团的私下流行,含蓄地表现了中国社会的变革。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这是新中国改革开放后唯一的一次大规模对外战争。被下放的刘峰和何小萍在命运的安排下参加了战役,两个英雄一个失去右臂,一个患上精神病。青春韶华不复存在,怒放的青春已然走向消亡。从刘峰这个点辐射开来,我们进一步看到,随着时代的转折与战争的结束,军队以及相伴而生的文工团的命运也在悄然改变。当观众还在刘峰与何小萍感伤的拥抱中品味青春凋零与伤痛的时候,导演将镜头一转,将悲情加剧浓化,展现出文工团青春之会的散场。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个属于电影投资爱好者自己的博客! » 《芳华》优秀电影投资分析(7)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聚焦影视热点 揭露行业内幕 解答投资疑问

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