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影视热点
揭露行业内幕

《芳华》优秀电影投资分析(3) 叙事与人物(一)

(一)《芳华》与冯小刚电影的历史苦难叙事

芳华海报3

《芳华》被称为导演冯小刚的情怀之作。这种情怀明显不同于他以往在小品式市民喜剧中表现的幽默和戏谑,更迥异于当下诸多都市情感剧对男女情爱状态的时尚表达。如果要从他过往的创作中发现承继的踪迹的话,我们可以在《集结号》《唐山大地震》《一九四二》和《我不是潘金莲》等电影中找到某种相似之处。那就是,在具体的历史情境中,关注小人物的命运及其对命运的抗争。

一九四二海报

冯小刚带着《芳华》再次回归历史,掀起的是一场全民激赏的观影热潮。良好的口碑和14亿元的票房,为他赢得了新的名声。《芳华》带领我们一起打捞历史、叩访历史,具有引发大众广泛认同的人性基础和全民热议的文化潜质;而通过对历史的精心打磨,更可以产生陶冶心灵、净化灵魂的艺术光华。影片对历史的艺术重构,具有一个重要的切入点:苦难。苦难叙述的凸显与承续是冯小刚从喜剧创作转向历史叙事的重要标志。《集结号》中谷子地为死难战友寻求荣誉而经历了重重磨难;《唐山大地震》以一个家庭的分离聚合折射出自然灾难之于人的生命损毁;《一九四二》沉重勾勒了饥荒年代“人相食”“狗食人”的哀苦众生相;《我不是潘金莲》展现了底层妇女李雪莲为了讨说法而层层求告的艰辛之路。不同时代的个体以相异的人生命运,共同诠释出苦难之于生命的本体性意义。伊曼努尔·康德曾经谈道:“痛苦必定走在任何快乐之前。痛苦总是先行的。…痛苦是活力的刺激物,在其中我们第一次感到自己的生命,舍此就会进入无生命状态。”可见,冯小刚的艺术关注点,从娱乐之喜向苦难之悲的转折,是对生命存在价值更为深彻的探查,是通过人性深广度的挖掘和开拓,来实现对艺术精深度和感召力的求索。但是,这种艺术追求的现有成果与冯小刚导演的理想境界还有一定的差距。

唐山大地震海报

《芳华》通过讲述以刘峰、何小萍、萧穗子等为代表的20世纪70年代部队文工团青年男女在青春伤痕与战争创痛中成长与蜕变的故事,再次表明了冯小刚在历史苦难叙事上的接续与掘进。在《芳华》中,可以看到《集结号》里已经存有的战争创伤,可以发现与《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相似的苦难交叠与强化的叙事风格,可以在刘峰身上找到谷子地、李雪莲等人物的身影。甚至《唐山大地震》中方达的断臂也被刘峰“继承”,成为表征生命残损的视觉符号;该片中用来隐喻亲情的“西红柿”意象,同样在《芳华》中被再度起用,化为清纯而朦胧的爱情象征,等等。

集结号海报

不过,冯小刚并没有故步自封。如果说,《唐山大地震》《一九四二》等影片,从一开始就将剧中人物丢入苦难的旋涡,形成了典型化的苦难叙事,那么,《芳华》更着重于突出美好向苦难变异的两极化落差,凸显了主人公在深陷战争苦难之时以及战争之后的情感状态,表现出一种积淀着苦难内涵的“苦情”叙事。需要强调的是,这种苦情叙事是在整体的青春怀旧氛围中展开的,承接唯美动人、诗意回想的叙事前情,生动演绎了命运跌落之后的感伤悲苦之情。总之,《芳华》是冯小刚在历史苦难表达上的更新性尝试。影片在青春怀旧的诗意情景中启动,于其中不断地渗透悲剧伤怀、生离死别的人生况味,形成了苦难叙事的新风貌。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个属于电影投资爱好者自己的博客! » 《芳华》优秀电影投资分析(3)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聚焦影视热点 揭露行业内幕 解答投资疑问

联系我